但 以 理 書 3:13-30

当 时 , 尼 布 甲 尼 撒 冲 冲 大 怒 , 吩 咐 人 把 沙 得 拉 、 米 煞 、 亚 伯 尼 歌 带 过 来 , 他 们 就 把 那 些 人 带 到 王 面 前 。

尼 布 甲 尼 撒 问 他 们 说 : 沙 得 拉 、 米 煞 、 亚 伯 尼 歌 , 你 们 不 事 奉 我 的 神 , 也 不 敬 拜 我 所 立 的 金 像 , 是 故 意 的 麽 ?

你 们 再 听 见 角 、 笛 、 琵 琶 、 琴 、 瑟 、 笙 , 和 各 样 乐 器 的 声 音 , 若 俯 伏 敬 拜 我 所 造 的 像 , 却 还 可 以 ; 若 不 敬 拜 , 必 立 时 扔 在 烈 火 的 窑 中 , 有 何 神 能 救 你 们 脱 离 我 手 呢 ?

沙 得 拉 、 米 煞 、 亚 伯 尼 歌 对 王 说 : 尼 布 甲 尼 撒 啊 , 这 件 事 我 们 不 必 回 答 你 ;

即 便 如 此 , 我 们 所 事 奉 的 神 能 将 我 们 从 烈 火 的 窑 中 救 出 来 。 王 啊 , 他 也 必 救 我 们 脱 离 你 的 手 ;

即 或 不 然 , 王 啊 , 你 当 知 道 我 们 决 不 事 奉 你 的 神 , 也 不 敬 拜 你 所 立 的 金 像 。

当 时 , 尼 布 甲 尼 撒 怒 气 填 胸 , 向 沙 得 拉 、 米 煞 、 亚 伯 尼 歌 变 了 脸 色 , 吩 咐 人 把 窑 烧 热 , 比 寻 常 更 加 七 倍 ;

又 吩 咐 他 军 中 的 几 个 壮 士 , 将 沙 得 拉 、 米 煞 、 亚 伯 尼 歌 捆 起 来 , 扔 在 烈 火 的 窑 中 。

这 三 人 穿 着 裤 子 、 内 袍 、 外 衣 , 和 别 的 衣 服 , 被 捆 起 来 扔 在 烈 火 的 窑 中 。

因 为 王 命 紧 急 , 窑 又 甚 热 , 那 抬 沙 得 拉 、 米 煞 、 亚 伯 尼 歌 的 人 都 被 火 焰 烧 死 。

沙 得 拉 、 米 煞 、 亚 伯 尼 歌 这 三 个 人 都 被 捆 着 落 在 烈 火 的 窑 中 。

那 时 , 尼 布 甲 尼 撒 王 惊 奇 , 急 忙 起 来 , 对 谋 士 说 : 我 捆 起 来 扔 在 火 里 的 不 是 三 个 人 麽 ? 他 们 回 答 王 说 : 王 啊 , 是 。

王 说 : 看 哪 , 我 见 有 四 个 人 , 并 没 有 捆 绑 , 在 火 中 游 行 , 也 没 有 受 伤 ; 那 第 四 个 的 相 貌 好 像 神 子 。

於 是 , 尼 布 甲 尼 撒 就 近 烈 火 窑 门 , 说 : 至 高 神 的 仆 人 沙 得 拉 、 米 煞 、 亚 伯 尼 歌 出 来 , 上 这 里 来 罢 ! 沙 得 拉 、 米 煞 、 亚 伯 尼 歌 就 从 火 中 出 来 了 。

那 些 总 督 、 钦 差 、 巡 抚 , 和 王 的 谋 士 一 同 聚 集 看 这 三 个 人 , 见 火 无 力 伤 他 们 的 身 体 , 头 发 也 没 有 烧 焦 , 衣 裳 也 没 有 变 色 , 并 没 有 火 燎 的 气 味 。

尼 布 甲 尼 撒 说 : 沙 得 拉 、 米 煞 、 亚 伯 尼 歌 的 神 是 应 当 称 颂 的 ! 他 差 遣 使 者 救 护 倚 靠 他 的 仆 人 , 他 们 不 遵 王 命 , 舍 去 己 身 , 在 他 们 神 以 外 不 肯 事 奉 敬 拜 别 神 。

现 在 我 降 旨 , 无 论 何 方 、 何 国 、 何 族 的 人 , 谤 ? 沙 得 拉 、 米 煞 、 亚 伯 尼 歌 之 神 的 , 必 被 凌 迟 , 他 的 房 屋 必 成 粪 堆 , 因 为 没 有 别 神 能 这 样 施 行 拯 救 。

那 时 王 在 巴 比 伦 省 , 高 升 了 沙 得 拉 、 米 煞 、 亚 伯 尼 歌 。

Read More of 但 以 理 書 3

但 以 理 書 4:1-18

尼 布 甲 尼 撒 王 晓 谕 住 在 全 地 各 方 、 各 国 、 各 族 的 人 说 : 愿 你 们 大 享 平 安 !

我 乐 意 将 至 高 的 神 向 我 所 行 的 神 迹 奇 事 宣 扬 出 来 。

他 的 神 迹 何 其 大 ! 他 的 奇 事 何 其 盛 ! 他 的 国 是 永 远 的 ; 他 的 权 柄 存 到 万 代 !

我 尼 布 甲 尼 撒 安 居 在 宫 中 , 平 顺 在 殿 内 。

我 做 了 一 梦 , 使 我 惧 怕 。 我 在 床 上 的 思 念 , 并 脑 中 的 异 象 , 使 我 惊 惶 。

所 以 我 降 旨 召 巴 比 伦 的 一 切 哲 士 到 我 面 前 , 叫 他 们 把 梦 的 讲 解 告 诉 我 。

於 是 那 些 术 士 、 用 法 术 的 、 迦 勒 底 人 、 观 兆 的 都 进 来 , 我 将 那 梦 告 诉 了 他 们 , 他 们 却 不 能 把 梦 的 讲 解 告 诉 我 。

末 後 那 照 我 神 的 名 , 称 为 伯 提 沙 撒 的 但 以 理 来 到 我 面 前 , 他 里 头 有 圣 神 的 灵 , 我 将 梦 告 诉 他 说 :

术 士 的 领 袖 伯 提 沙 撒 啊 , 因 我 知 道 你 里 头 有 圣 神 的 灵 , 甚 麽 奥 秘 的 事 都 不 能 使 你 为 难 。 现 在 要 把 我 梦 中 所 见 的 异 象 和 梦 的 讲 解 告 诉 我 。

我 在 床 上 脑 中 的 异 象 是 这 样 : 我 看 见 地 当 中 有 一 棵 树 , 极 其 高 大 。

那 树 渐 长 , 而 且 坚 固 , 高 得 顶 天 , 从 地 极 都 能 看 见 ,

叶 子 华 美 , 果 子 甚 多 , 可 作 众 生 的 食 物 ; 田 野 的 走 兽 卧 在 荫 下 , 天 空 的 飞 鸟 宿 在 枝 上 ; 凡 有 血 气 的 都 从 这 树 得 食 。

我 在 床 上 脑 中 的 异 象 , 见 有 一 位 守 望 的 圣 者 从 天 而 降 。

大 声 呼 叫 说 : 伐 倒 这 树 ! 砍 下 枝 子 ! 摇 掉 叶 子 ! 抛 散 果 子 ! 使 走 兽 离 开 树 下 , 飞 鸟 躲 开 树 枝 。

树 墩 却 要 留 在 地 内 , 用 铁 圈 和 铜 圈 箍 住 , 在 田 野 的 青 草 中 让 天 露 滴 湿 , 使 他 与 地 上 的 兽 一 同 吃 草 ,

使 他 的 心 改 变 , 不 如 人 心 ; 给 他 一 个 兽 心 , 使 他 经 过 七 期 ( 期 : 或 译 年 ; 本 章 同 ) 。

这 是 守 望 者 所 发 的 命 , 圣 者 所 出 的 令 , 好 叫 世 人 知 道 至 高 者 在 人 的 国 中 掌 权 , 要 将 国 赐 与 谁 就 赐 与 谁 , 或 立 极 卑 微 的 人 执 掌 国 权 。

这 是 我 ─ 尼 布 甲 尼 撒 王 所 做 的 梦 。 伯 提 沙 撒 啊 , 你 要 说 明 这 梦 的 讲 解 ; 因 为 我 国 中 的 一 切 哲 士 都 不 能 将 梦 的 讲 解 告 诉 我 , 惟 独 你 能 , 因 你 里 头 有 圣 神 的 灵 。

Read More of 但 以 理 書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