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伯记 15

以利法再次发言

提幔人以利法回答说:

“智者岂会用空谈作答,
满腹东风?
申辩时岂会讲无用的话,
说无益之言?
你摒弃对上帝的敬畏,
拒绝向祂祷告。
你的罪指示你开口,
使你说出诡诈之言。
并非我定你的罪,
定你罪的是你的口,
指控你的是你的嘴唇。
你岂是第一个出生的人?
你岂在群山之前被造?
你岂听过上帝的密旨?
你岂独揽智慧?
有何事你知而我们不知,
你懂而我们不懂?
我们这里有白发老人,
比你父亲还年长。
上帝用温柔的话安慰你,
难道你还嫌不够吗?
你为何失去理智,
为何双眼冒火,
以致你向上帝发怒,
口出恶言?
人算什么,怎能纯洁?
妇人所生的算什么,怎能公义?
连上帝的圣者都无法令祂信任,
连诸天在祂的眼中都不洁净,
更何况可憎败坏、
嗜恶如喝水的世人?

“让我告诉你,你好好听着。
我要把所见的陈明——
那是智者的教导,
是他们未曾隐瞒的祖训。
这片土地只赐给了他们,
没有外人在他们中间出入。
恶人一生受折磨,
残暴之徒终身受苦。
他耳边响着恐怖的声音,
他安逸时遭强盗袭击。
他不指望能逃脱黑暗,
他注定要丧身刀下。
他到处流浪,寻找食物,
他知道黑暗之日快要来临。
患难和痛苦使他害怕,
像君王上阵一样震慑他。
因为他挥拳对抗上帝,
藐视全能者,
拿着坚盾傲慢地挑战祂。
他满脸肥肉,
腰间堆满脂肪。
他住的城邑必倾覆,
他的房屋必成为一堆瓦砾,
无人居住。
他不再富足,
家财不能久留,
地产无法加增。
他无法逃脱黑暗,
火焰要烧焦他的嫩枝,
上帝口中的气要毁灭他。
他不可自欺,信靠虚空,
因为虚空必成为他的回报。
在他离世以前,虚空必临到他,
他的枝子再不会青绿。
他必像一颗葡萄树,
葡萄未熟已掉落;
又像一颗橄榄树,
花刚开便凋零。
不信上帝之辈必不生育,
受贿者的帐篷必被火烧。
他们心怀不轨,生出罪恶,
他们满腹诡诈。”

Read More of 约伯记 15

约伯记 16

约伯的回答

约伯回答说:

“这些话,我听过很多,
你们安慰人,反让人愁烦。
你们的空谈无休无止吗?
是什么惹你们说个不停?
倘若你我易地而处,
我也能说你们那样的话,
滔滔不绝地攻击你们,
向你们摇头。
我会对你们讲鼓励的话,
用劝慰之言减轻你们的痛苦。

“我若申辩,痛苦不减;
我若缄默,痛苦犹在。
上帝啊,你使我精疲力竭,
家破人亡,
你榨干了我,
使我骨瘦如柴,
这成了我的罪证。
上帝在愤怒中撕裂我,迫害我,
向我咬牙切齿;
仇敌恶狠狠地盯着我。
他们嘲笑我,
轻蔑地掴我的脸,
联合起来攻击我。
上帝把我交给罪人,
把我扔到恶人手中。
我本来平顺,祂击垮了我,
祂抓住我的颈项将我摔碎,
把我当祂的箭靶。
祂的弓箭手四面围住我,
祂毫不留情地刺透我的肾脏,
使我肝胆涂地。
祂一次次地击伤我,
像勇士一样扑向我。
我缝制麻衣,披在身上,
把我的荣耀埋在尘土中。
我哭得脸颊红肿,
眼皮发黑。
但我未行残暴之事,
我的祷告纯真。

“大地啊!不要掩盖我的血,
不要拦阻我的呼求。
此时,我的见证人在天上,
我的辩护者在高天上。
我的朋友讥笑我,
我在上帝面前流泪。
但愿人与上帝之间有仲裁者,
如同人与人之间。
因为我的年日不多,
我快要踏上不归路。

Read More of 约伯记 16

约伯记 17

“我的心灵破碎,我的年日将尽,
坟墓等候着我。
无疑,嘲笑的人围着我,
我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戏弄我。
上帝啊,求你为我作保。
除你以外,谁肯做我的保人?
你蒙蔽了他们的心智,
因此你必不让他们得胜。
人为了分产业而控告朋友,
其子孙的眼睛要失明。
上帝使我成了人们的笑柄,
他们在我脸上吐唾沫。
哀伤使我眼目昏花,
我整个人骨瘦如柴。
这使正直的人震惊,
使无辜的人起来讨伐不敬虔的人。
义人坚守自己的道,
手洁的人力量倍增。
来吧,你们众人再来,
我在你们中间不会找到一个智者。
我的年日已尽,
我的计划破灭,
我的心愿落空。
他们说黑夜是白昼,
声称黑暗就是光明。
我若期望阴间作我的家园,
在黑暗之地铺设我的床榻,
称坟墓为父亲,
称蛆虫为母亲、姊妹,
那么,我的希望在哪里?
谁能看到我的希望?
我的希望会跟我进入阴间,
与我同归尘土吗?”

Read More of 约伯记 17

约伯记 18

比勒达发言

书亚人比勒达回答说:

“你要狡辩到何时呢?
你先想清楚,然后我们再谈。
为何你把我们当作牲畜,
把我们视为蠢货?
你这气得要撕碎自己的人,
大地会因你而荒凉吗?
磐石会因你而挪移吗?

“恶人的光必熄灭。
他的火焰不再闪耀。
他帐篷中一片黑暗,
他上面的灯光熄灭。
恶人强劲的步伐变得蹒跚,
他必被自己的阴谋所害。
他自陷网罗,
步入圈套。
套索缠住他的脚跟,
网罗紧紧地罩住他。
土里埋着绊他的绳索,
路上有陷阱等待着他。
恐惧四面笼罩着他,
步步紧追着他。
他饿得气力衰竭,
灾祸随时临到他。
疾病侵蚀他的皮肉,
死亡吞噬他的肢体。
他被拖出安稳的帐篷,
被押到冥王[a]那里。
他的帐篷燃烧着烈焰,
他的居所撒满了硫磺。
他下面的根茎枯干,
上面的枝子枯萎。
他从世上销声匿迹,
无人记得他的名字。
他从光明中被赶入黑暗,
他被逐出这个世界。
他在本族中无子无孙,
他所居之地无人生还。
他的下场令西方的人震惊,
令东方的人战栗。
这就是不义之人的结局,
不认识上帝之人的下场。”


Footnotes
  1. 18:14 冥王”希伯来文是“恐怖之王”。

Read More of 约伯记 18